影像處理應用於考古學→死海古卷(The Scroll of the Dead Sea)




沿革-死海古卷(The Scroll of the Dead Sea)
在西元1947年,年輕的伯特印(Bedouin)牧羊人,在猶太沙漠中為了尋找一隻迷路的山羊,進入一個長且漆黑的洞穴並發現了裡面裝滿卷軸的廣口瓶,這些伯特印人最初發現了七個卷軸並且開始持續十年的搜尋,最後從十一個洞穴之中找到了數以千計的卷軸碎片,在這些歲月中,考古學家找尋了一個靠近那些洞穴的住所用以讓伯特印人存放找到的卷軸, 挖掘Qumran地區的遺跡,在位於峭壁之中的平台上有著被稱為死海之地與發現卷軸的洞穴,在他們發現後短時間內,歷史學、古文書學和語言學的證據與碳14所得到結果相符, 顯示卷軸與Qumran遺跡記載之年代由西元前三世紀到西元六十八年,在『The Late Second Temple Period』時期產生,正是拿撒勒耶穌(Jesus of Nazareth)活著的時候,比任何其他流傳下來的聖經手抄本都早了約一千年。
從被發現後的半個世紀,大家注目與感興趣的是這卷軸與附近住民身份確認,為什麼這些卷軸會隱藏在這些洞穴之中呢?是誰把他們放置在這裡呢?又是誰住在Qumran呢?住民們負責在洞穴中卷軸收藏與維護呢?這些卷軸對猶太教和基督教而言又有什麼重大意義呢?



地理位置- 死海(The Dead Sea)
死海位於以色列和約旦,大約15英哩東的耶路撒冷(死海地區的地圖是現成的),非常深(平均約1,000呎)、鹹(有些部分包含了全世界最高密度的鹽量),並擁有全世界最少水的部分.死海是許多小河流與約旦河終點。
因為海拔低與位於一個很深盆地中,死海地區氣候不同於一般,雖然超高蒸氣量會產生霧但大氣濕度很低,鄰近地區非常乾燥以致於對於保存像死海古卷此類物品很有幫助。
根據聖經 Genesis 19 的描述,根據考古學與歷史調查,正當亞伯拉罕(Abraham)出生之時,在死海區域附近發生了一個破壞性地震。雖然並無證據指出平原上五個城市(Zeboim、Admah、Bela或Zoar、Sodom與Gomorrah)的位置,不過一般相信他們是位於死海的南端。
在考古學上接近死海位置包含了Masada、EinGedi與Qumran(發現了死海古卷的地方)。

使用Multi-spectral Imaging解讀死海卷軸的真相:
Source:
PUBLIC INFORMATION OFFICE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PASADENA, CALIFORNIA 91109. TELEPHONE (818) 354-5011

卷軸碎片的一部份
以聖經為基礎所著作而成、經過了至少兩千年,在這個月被來自南加州的一個研究隊使用太空時代影像的技術所檢查並解開他們的秘密。
Gregory Bearman博士,一個來自噴器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物理學家,跟同伴在以色列的神龕檢查死海古卷之一,被稱作Genedis Apocryphon,聖經上所流傳的一個故事。這項研究是被在加州 Claremont的古代聖經手抄本中心所贊助,那裡收藏著世界上數量最多死海古卷影像並使他們可被拿來研究。
去年Bearman第一次將紅外線影像形成技巧應用到一個卷軸的片段並使得在紅外線波長下,黑墨水是可以被分辨出來的--人眼可以辨識--而讀取這文章。進一步的檢查顯示追蹤一個可能是介紹Words of Naoh的章節標題之碎片上的字元。
照相紅外線影像生成已經被用於檢查明顯難解讀的死海古卷與其他古代文件好幾年了,因為他們年代與成分暴露,甚至紅外線照相有時仍不能提供足夠在書寫文字與羊皮紙或動物皮膚上用單字與字母堆砌的文章之間的對比。然而,當他們被數位影像化之後,研究者能在一個較狹長的波長狀況化觀看文件,有時候會顯示得更詳細。
這個過程是被稱為Multi-spectral imaging或imaging variety of wavelengths的空間域影像技術的一部份,從探索太陽系其他行星的太空探測車上遠端感應工具所發展衍生而來。這項技術不只被用於將行星成像,而且用於行星的多重大氣,與探測車接觸的波長,現在典型的系統合併了超過一百種波長。一個早期的影像工程學--近似紅外線測繪分光計(near infrared mapping spectrometer)--是現在伽利略任務(Galileo mission)從途中到木星的一部份,一個更新的延伸--可見光與紅外線測繪分光計--是在 Cassini mission 到土星之下發展的。
Bearman使用固態感應器與電腦影像處理來檢測這卷軸,這個數位訊息給研究者比紅外線照片還高的光譜解析度,經由他們唯一的波長特性,在材質與顏色上的微小差異是可被測知的。
死海古卷是在希伯來、亞拉姆和希臘地區宗教上的著作、被保存於土製廣口瓶之中,一般相信是住在死海附近的猶太人社區所遺留下來、度過千年的日子,在十九世紀四零與五零年代,在這洞穴附近發現了數以百計的卷軸。
這些研究者將會把被檢測得知是在二世紀 B.C.E.(Before Common Era)與一世紀B.C.(Common Era)之間、寫在羊皮上面所有的Genesis Apocryphon卷軸製成影像,卷軸大約有11呎長、1呎寬(330公分X30公分)。
這個團隊被Israel古物權威所邀請帶領一個實驗性的計劃,與這個組織的攝影師、保護者與電腦專家,一同研究他們所持有的死海古卷。當持續增進對Multi-spectral imaging所需的感應器與資訊處理技術之時,JPL也主動地參與將技術轉移到發展商業與其他路基應用的企業。
一個NASA的小型商業創新研究程式使得實驗室與劍橋合夥研究與使用在劍橋、Mass.的儀器成為可能,目的在於微型化此計畫與降低成本。
在更加精密與輕量工業的發展上,影像生成專家相信這項技術將會變成應用,應該不管何處,材料的識別都是很重要的。
Multi-spectral imaging在考古學、海洋學、地質學、大氣上的研究,商業上的應用、以及能使其獲利的各種工業如農業、製圖業、製造業和醫學等等有很重要的應用。

誤解:『死海古卷與聖經之間的矛盾』
Ron Gometz筆
背景:寫作方式是以millennia方式表達的時代。
我們有巴比倫尼亞,Sargon皇帝一世時代的無遮蓋的碑文。總計,關於宗教、教育、政府、商業與人民事務方面的無遮蓋碑文文件大約是在3000 B.C.左右。然而,可動式印刷技術的使用是直到 1450 A.D.--約 3,800年之後的事,所以,早期的印刷出版受限於印刷術的精確度(為了此原因,人們得手動複製原來的文件),因為有一些的印刷字元可能會被錯誤地解讀,大多數的物質(石頭、泥土、木材、皮革與紙草)是不耐久用的。當現存文件的碎片或一部份還殘留著,通常很少(即使有)我們能充分瞭解到他原本的意義,上面所提到的事情是真實的,例如聖經,或者世界上的任何一本名著(Caesar's Gallic Wars、Herodotus' History或Homer's Iliad等)。
舊約聖經大約是1500至400 B.C. 時所著的,現存最老的碎片大概是 700-500 B.C.。在死海古卷被發現之前,最可靠的OT手抄本大概是 935 A.D.。新約聖經大概是 50-100 A.D. 所寫的,其現存最老的碎片與手抄本大約是西元一世紀左右,那裡存在大約24,000本新約聖經的副本,沒有所謂的『文學的古典之作』(被人所熟知的)維護聖經的可靠性(『什麼時候寫的』與『最早的副本』等最短的時間範圍),如果我們依賴任何歷史上的作品,我們應該依賴聖經,如果想得知這個主題的更多資訊,請看Josh McDowell,一個裁決的證據,Vol 1(San Bernardino,CA:Here's Life Publishers,1990),pp.42-43.
死海古卷(DSS):在1947年,一個伯特印(Bedouin)牧羊人所丟的一個石頭指示著歷史上的標的,在死海西北方的一個洞穴,顯示了本世紀最大的一個archeological的發現,在接下來的幾年,在Qumran地區的數個洞穴,超過60,000個暴露出來的卷軸、碎片與手抄本,有三分之一是聖經的,這些文件被碳檢驗法檢查出屬於西元前二世紀並包含至少除了Esther的舊約聖經的每一部分,死海古卷確定是現存舊約最古老的手抄本。總之,當微小的差異存在於死海古卷與Masoretic text與希臘七十人手抄本(Greek Septuagint manuscripts)之間,並沒有教義的分別(在Archer或Pellegrino以下)。另外,死海古卷預測了一個受難、垂死的彌賽亞,比耶穌基督降臨早了兩百年。不!死海古卷與聖經並無衝突!